首尔之春

剧情片韩国2023

主演:黄政民,郑雨盛,李星民,朴解浚,金成畇

导演:金成洙

 剧照

首尔之春 剧照 NO.1首尔之春 剧照 NO.2首尔之春 剧照 NO.3首尔之春 剧照 NO.4首尔之春 剧照 NO.5首尔之春 剧照 NO.6首尔之春 剧照 NO.13首尔之春 剧照 NO.14首尔之春 剧照 NO.15首尔之春 剧照 NO.16首尔之春 剧照 NO.17首尔之春 剧照 NO.18首尔之春 剧照 NO.19首尔之春 剧照 NO.20
更新时间:2024-04-29 12:29

详细剧情

  1979年12月12日,首都首尔发生军事叛乱。那日,大韩民国的命运被改写了。
  震撼大韩民国的10月26日以来,吹拂首尔的新风也只是暂时的。12月12日,保安司令官全斗光发动叛乱。他动员了军队内部的私人组织,甚至把最前线的前方部队也召唤至首尔。
  被权力蒙蔽双眼的全斗光的叛乱军和以首都警备司令官李泰信为首的镇压军之间,一触即发的9个小时流逝而去…
  以性命为赌注的两个势力之间针锋相对。今晚,在大韩民国的首都将展开最为激烈的战争!

 长篇影评

 1 ) 《首尔之春》简单的故事历史背景介绍,快速看懂这部政治惊悚片!

来源:B站【影迷驿站】

2023年11月22日

由黄政民、郑雨盛、李星民主演的电影《首尔之春》在韩国上映

本片自上映之日起一直稳居韩国票房榜首

截止目前

该电影已在韩国取得了700万人次的观影票房

在人口只有5100万的韩国

已经是相当优异的成绩了

并且本片很有可能会成为

郑雨盛第一部千万级观影人次的电影

本片是由《阿修罗》导演金成洙执导的

《首尔之春》是一部典型的韩国政治惊悚片

根据韩国著名的双十二政变事件

为故事原型改编的电影

电影以1979年10.26

朴总统遇刺身亡事件为开端

来源:B站【影迷驿站】,黄政民饰演韩国保安司令官全斗光(原型全斗焕)

由黄政民饰演韩国保安司令官全斗光(原型全斗焕)

担任联合调查本部长

对朴总统遇刺事件进行调查

全斗光野心勃勃

权利变大之后就开始谋划政变

掌握所有情报的全斗光为了篡夺权力

第一个目标就是除掉

来源:B站【影迷驿站】,李星民所饰演的郑相镐(原型郑昇和)

由李星民所饰演的陆军参谋总长

兼戒严司令官郑相镐(原型郑昇和)

全斗光绑架并强行带走郑相镐

继而成为军事政变的导火索

郑相镐早早察觉到

全斗光动员军队内的私人组织以团结势力

为了应对该情况

他将由郑雨盛饰演的李泰信(原张泰琓)

来源:B站【影迷驿站】,郑雨盛饰演的李泰信(原张泰琓)

任命为首都警备司令官

全斗光和李泰信之间的较量就此展开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朴总统的原型就是韩国第5-9届总统朴正熙

1917年11月14日

朴正熙出身于庆尚北道

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自小学习优异的他

先后在伪满洲军官学校

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就读

期间日本强迫朝鲜人改名

因此他改用日本名高木正雄

1944年

朴正熙以全校第三名的成绩

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领少尉军衔从齐齐哈尔

调至伪满洲国热河省的步兵八团

1945年8月15日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

朴正熙加入韩国临时政府的光复军

担任第二中队中队长

强烈的归国心情加上过硬的军事素质

让他在军队中的晋升

犹如坐了火箭一般

仅仅三年就晋升为少校

同年8月15日

大韩民国也正式成立

1961年美国肯尼迪上台后

想要重新扶植一个更强有力的韩国军人政府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

朴正熙进入了美国人的视野

其实早在1960年

朴正熙就开始秘密策划军事政变

很快这位有野心的年轻人

就跟美国中央情报局挂上了钩

并在中央情报局的操纵下

一步步在军队里扩充势力发展组织

1961年5月16日

因为不满当时政府的无能

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

之后巧施各种手段

在短短两年内成功成为韩国总统

由此开始了长达18年的独裁统治

1972年12月

随着韩国总统朴正熙

所颁布的维新宪法生效

大韩民国第四共和国拉开帷幕

这一阶段的政治

被称为韩国式民主主义

其实就是朴正熙的个人独裁体制

故被称为维新独裁

在朴正熙的独裁统治期间

韩国的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

但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

朴正熙独裁统治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在朴正熙的理念中

当时的韩国国民

还不配拥有民主的权利

于是他不断制造政治恐怖

打压民间的民主活动

1974年的8月15日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正熙和他的夫人陆英修

正一同出席韩国的光复节庆祝典礼

但没想到的是

朴正熙竟然遭到了刺杀

活动现场发生的枪击事件

导致陆英修和活动内的一名女高中生

中弹后抢救未果去世

而总统朴正熙却十分幸运地躲过一劫

1979年10月26日晚19时40分左右

时任韩国独裁总统朴正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与警护室长车智澈

在宫井洞被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枪杀身亡

2020年上映的韩国电影《南山的部长们》

就讲述了朴正熙遇刺事件

而朴正熙的扮演者李星民

也是电影《首尔之春》的主演之一

他在《首尔之春》饰演的郑相镐

对应的就是韩国历史人物原型郑昇和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朴正熙死后

韩国人民都以为独裁统治终于要结束

可是令大家没想到的是

一个独裁者倒下去

新的独裁者又站了起来

他就是韩国历史上

第一个被判死刑的总统全斗焕

他是韩国争议最大的总统

来源:B站【影迷驿站】

也是黄政民在《首尔之春》中

饰演的全斗光人物原型

全斗焕把国家的权利当成他人生奋斗的目标

是一个纯粹的投机主义者

为了维持统治不择手段

1931年3月6日

全斗焕出生在朝鲜半岛庆尚南道

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中

全斗焕一家人丁兴旺

一共有10个孩子

他有三个哥哥和三个姐姐

还有了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

后来受二战的影响

全斗焕少年时期颠沛流离的生活

让他对金钱爆发出极度的渴望

他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成为人上人

后来朝鲜战争爆发

全斗焕顺应时势进入陆军士官学校

1955年

全斗焕成为陆军的一名少尉排长

1961年

全斗焕被提拔成为空降部队营长

此时朴正熙正想扶持自己的一批青年军官搞政变

全斗焕瞅准机会

跑到朴正熙那里表决心

称自己会组织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支持政变

这下子全斗焕摇身一变

成了朴正熙政变队伍的骨干

全斗焕在军队中

与同乡同学卢泰愚创立了一个叫“五星会”的小团体

来源:B站【影迷驿站】

后来随着人数的增加

改名为“一心会”

全斗焕担任会长

一心会寓意会员要一心为国家

一心为朋友

但是由于全斗焕利用这个团体来牟取个人利益

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

一心会很快变成了一个政治集团

特别强调会员之间的相互团结和江湖义气

1973年 全斗焕升任准将

成为了同级生中第一个当上将军的人

朴正熙对全斗焕非常的器重

为表祝贺朴正熙还送给他一辆高档汽车

以及数额不小的现金

受到赏识的全斗焕把仅大自己14岁的朴正熙当做父亲

全斗焕对朴正熙的子女

以兄弟兄妹相称

尤其是朴正熙的女儿朴槿惠

和全斗焕的关系最为要好

而朴槿惠正是大家熟知的

韩国第一任女总统

来源:B站【影迷驿站】

1978年

全斗焕被任命为第一步兵师师长

1979年3月5日

全斗焕升任保安司令官

从此成功跻身韩国军队的中心位置

1979年10月26日

韩国总统朴正熙遇刺身亡后

韩国随即进入戒严状态

时任韩国总理崔圭夏接任代总统

来源:B站【影迷驿站】

陆军参谋总长郑昇和兼任戒严司令官

韩国国军保安司令官全斗焕

兼任搜查本部长

负责调查朴正熙遇刺事件

全斗焕和其领导的军中秘密组织

“一心会”成员密谋兵变

企图除掉戒严司令官郑昇和

10月27日凌晨1时

全斗焕就将金载圭及其几名心腹捉拿归案

但在审理期间

他继续负责调查事宜

在暗杀朴正熙当晚

金载圭也把郑昇和邀请到宫井洞“安家”

刺杀现场附近的会客室

金载圭杀了朴正熙出来后

第一个见面的人就是郑昇和

金载圭告知郑昇和

朴正熙被不明身份者暗杀

其后郑昇和从青瓦台秘书室长金桂元那里

得知金载圭行凶的真相后

命令全斗焕逮捕金载圭时

提醒全斗焕“要郑重对待”金载圭

因此郑昇和与暗杀事件的干系

成为了后来全斗焕发动双十二政变的口实

朴正熙遇刺前

韩国反对“维新独裁”的抗争就此起彼伏

釜山、马山一带更是处于骚乱状态

朴正熙遇刺后

呼吁修改维新宪法

结束维新体制的声音就更加高涨

代表民主化势力的金大中、金泳三、金钟泌

主张尽快恢复第三共和国的宪法

实行普选总统、代议民主

然后在其框架下选举总统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但崔圭夏在11月10日发表声明

要先在维新宪法的框架下

由统一主体国民会议的代议员选出总统

然后再修改宪法

这个声明引起了民主化势力的不满

他们普遍认为既然朴正熙已死

就应该立即废除维新宪法

只有被软禁中的金大中持冷静态度

认为应协助崔圭夏平稳过渡

11月16日

张泰琓接任陆军首都警备司令官

张泰琓就是《首尔之春》中

郑雨盛饰演的李泰信人物原型

来源:B站【影迷驿站】

11月24日下午

在前总统尹潽善主导下

来源:B站【影迷驿站】

一些民主化势力以集体结婚为名

在汉城(后改名首尔)明洞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举行集会

高呼“废除维新”“打倒统代”的口号

戒严部队赶来镇压

逮捕140余人

其中很多人被带到位于西冰库的保安司令部审查室

受到严刑拷打

经过这起事件后

在野民主化势力遭到沉重打击

统一主体国民会议于11月26日决议设置宪法

改正审议特别委员会

全斗焕要实现他的夺权野心

首先就要除掉戒严司令官郑昇和

因此他决定在没有总统批准的情况下

以涉嫌朴正熙遇刺事件为由逮捕郑昇和

但这是军队里所不容许的“下克上”叛乱行为

故只能以政变的方式进行

政变是以保安司令部秘书室长许和平为中心来策划

到12月初已基本成形

来源:B站【影迷驿站】

12月5日

全斗焕派人找到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琓

邀请他参加祝贺他的部下

首都警备司令部宪兵团长赵洪晋升准将的宴会

12月6日

代理总统崔圭夏正式当选总统

准备在合适时机修改宪法

结束维新体制

12月7日

全斗焕将他的死党第9师团长卢泰愚招来首尔吐露夺权计划

并决定起事日期为12月12日

12月8日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全斗焕邀请张泰琓及陆军特战司令官郑柄宙

陆军本部宪兵监金晋基等人共进晚餐

并将宴会安排在12月12日晚上18时30分

在全斗焕家所在的延禧洞的一家秘密饭店

同日许和平至张泰琓处

给张泰琓一张100万韩元支票和一封全斗焕的信件

来源:B站【影迷驿站】

12月9日

郑昇和和国防部长官卢载铉

在泰陵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球

谈到了全斗焕与自己的矛盾以及他可能干政的担忧

准备将全斗焕外放为东海岸地区防卫司令官

但卢载铉认为郑昇和操之过急

调动全斗焕的事情

要等金载圭一审结束后再说

1979年12月12日上午

郑昇和向崔圭夏

提交了一批准将、少将的晋升名单

然后回到陆军本部

下午5时左右

郑昇和将全斗焕叫到陆军本部

传达一些关于审判金载圭的意见

如说服金载圭在陈述中说一些反共的话

全斗焕允诺后离开

傍晚6时30分

陆军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琓等人准时赴宴

但宴请他们的全斗焕却借故不来

此时全斗焕以“祝寿宴”为名

将“一心会”所有政变骨干军官

聚集于驻扎首都警备司令部第30警备团团部

作为政变指挥所

来源:B站【影迷驿站】

全斗焕先派保安司令部人事处长许三守

带领首都警备司令部第33宪兵队65人

赶赴汉南洞“公馆村”的郑昇和公馆

负责逮捕郑昇和

随后全斗焕带着保安司令部搜查课长李鹤捧

前往三清洞的总理公馆

请示崔圭夏下达对郑昇和的逮捕令

来源:B站【影迷驿站】

傍晚6时50分左右

许三守到达郑昇和公馆

他们趁其不备

立即强制将公馆卫兵缴械

然后由带来的宪兵守备

其余宪兵以卧倒瞄准的姿势

将枪口对准公馆

许三守借用保安司令部情报处长权正达

的名义进入公馆

郑昇和知道许三守是要逮捕自己

但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全斗焕发动的兵变

许三守谎称是崔圭夏总统下的逮捕令

郑昇和便要求身旁的李在千

去副官室接通崔圭夏或卢载铉的电话以确认此事

就在李在千走进副官室的这一瞬间

负责监视的两个保安司令部特务便开了枪

李在千与警护室长金仁先被打伤

许三守听到枪声

马上架住郑昇和的两腋

试图把他强行带出会客厅

郑昇和高呼“停止射击”

此时一个手持M16步枪的军人

打破会客厅玻璃窗冲进室内

胁迫郑昇和跟着走

郑昇和被许三守架出了公馆

开车送到保安司令部西冰库分室

直到此时

郑昇和仍以为是崔圭夏误会了他

不相信发生了政变。

在郑昇和被绑架的同时

全斗焕则在三清洞总理公馆

苦劝崔圭夏下达对郑昇和的逮捕令

崔圭夏则以先必须

报告国防部长官卢载铉为由反复拒绝

全斗焕做了一个多小时的工作

也无法说动崔圭夏

在此期间

卢泰愚给青瓦台警护室作战课长高明升打电话

要求他赶到总理公馆

高明升便带着青瓦台警护室

所属兵力18人赶到总理公馆

将原来负责看守公馆的宪兵缴械监禁

切断了崔圭夏与外界的联系

变相将其软禁

当时公馆警备官丘正吉

已从陆军本部接到郑昇和被绑架的消息

但还没来得及报告崔圭夏就被缴械监禁了

晚7时30分左右

全斗焕得知郑昇和已被拿下的消息

晚8时8分

陆军本部正式对首都圈

下达非常警戒状态(珍岛犬一级)指令

并在汉江各大桥拦截车辆

企图搜救郑昇和

晚8时30分左右

全斗焕回到首都警备司第30警备团团部

告诉他们总统没有答应

政变集团气氛沮丧

此时郑昇和被绑架的消息已经惊动陆军本部

反政变行动开始部署

事态扩大

郑昇和被绑架后

负责郑昇和公馆管理的军官潘一夫

急忙去海军陆战队内务班通风报信

住在汉南洞“公馆村”里的

海军陆战队司令金正浩听到枪声后

调动驻守“公馆村”的海军陆战队

包围并控制住了留守郑昇和公馆的约40名政变军人

在这过程中发生小规模枪战

郑昇和的夫人申柔京

则一一给韩美联合司令部副司令柳炳贤

陆军参谋次长尹诚敏

国防部长官卢载铉

中央情报部长李熺性打电话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告知郑昇和被绑架之事

尹诚敏立即采取对策

赶到陆军本部

通知全体人员进入紧急状态

与此同时

在延禧洞秘密饭店用餐的张泰琓、

郑柄宙、金晋基等接到郑昇和出事的消息

也立刻结束宴会

回到各自司令部

召集人员

进入紧急状态

晚上9时

尹诚敏决定从防备空虚的陆军本部

转移到位于首尔中区的首都警备司令部

国防部长官卢载铉和联合参谋会议议长金钟焕

则躲进了驻韩美军的地堡里

晚9时30分左右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全斗焕、黄永时、车圭宪、俞学圣、白云泽、朴熙道六将军

来到崔圭夏公馆逼宫

崔圭夏坚持要先经过卢载铉同意

于是全斗焕让接见室外的李鹤捧

给卢载铉打电话

晚10时45分接通

此时卢载铉已从驻韩美军地堡

回到国防部办公室

表示会立刻赶到总理公馆

但是他并没有过来。

全斗焕第二次去总理公馆后

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琓

给第30警备团团部打电话

“你们这些叛军的家伙!

你们在那里别动!

看我开着战车去砸你们的脑袋!

逆贼的家伙们!

政变集团得知事泄

崔世昌和张基梧赶紧回到

自己指挥的第3和第5空输旅团

以免指挥权落入他们的直属上司

陆军特战司令郑柄宙手中

来源:B站【影迷驿站】

来源:B站【影迷驿站】

第33警备团司令官金振永

则率领张世东所属的一个中队的兵力去汉南洞

救出被控制在那里的政变军人

并指示第33警备团不得听从张泰琓的指令

晚11时左右

全斗焕等人离开总理公馆

其中朴熙道奉全斗焕之命

回到自己指挥的第1空输旅团

全斗焕则将政变指挥所

从首都警备司令部第30警备团

转移到自己的保安司令部状况室

在那里

全斗焕主要部署了四项行动

利用保安司令部的通信网

要求保安司参谋们说服各部队参谋

让他们不要出兵

派到各部队的保安部队长也参与说服

全斗焕本人也亲自做工作;

命令崔世昌占领陆军特战司令部

然后带兵赴景福宫;

命令朴熙道和张基梧

占领陆军本部和国防部;

命令赵洪逮捕首都警备司令部的高层将领

四项行动都获得成功

一些接到出兵指令的部队

如首都机械化步兵师团

第26步兵师团

第30步兵师团

第9空输旅团

都由于全斗焕方面的说服工作而按兵不动

12月13日凌晨0时

崔世昌带人包围了驻地附近的特战司令部

郑柄宙负伤被俘

随后率2个大队600余人

于凌晨3时进驻景福宫

朴熙道亲率麾下大队兵力1500余人

由幸州大桥进入首尔市区

一路畅通无阻

顺利的占领了已经空虚的陆军本部

接着在国防部与首都警备司防空部队短暂交火后

于凌晨2时40分左右占领国防部

并俘虏了在那里的

联合参谋会议议长金钟焕等8名将军

除了全斗焕的直接部署外

留守景福宫的卢泰愚

也在13日凌晨0时左右

给自己指挥的第9步兵师团打电话

调遣1300多名兵力从高阳市南下

于凌晨3时30分

进驻首尔中央厅

在保安司令部的黄永时

调遣自己指挥的第1军团

和第2机甲旅团180余人

于凌晨3时25分进驻首尔中央厅

黄永时还调遣了第1军团的1100余人

于早晨6时20分进驻高丽大学运动场

至此首尔完全落入政变集团手中

在政变进行过程中

陆军参谋次长尹诚敏等人事实上放弃了镇压

他们不希望韩国国军内部发生流血冲突

以免给朝鲜可乘之机

只有张泰琓持强硬态度

但是张泰琓麾下的第30、33警备团和宪兵团

都参与了政变

他无兵可调

其他部队也不听他的调遣。

最后他准备带着

包括炊事兵在内的100余名司令部直属兵力

在几辆坦克的掩护下进攻保安司令部

但在出发前就听到坦克中传来

全斗焕要求击毙张泰琓的指令

所以只好作罢

凌晨3时

首都警备司令部宪兵团副团长申允熙

率十多名宪兵冲进首都警备司令部司令官室

将所有军部高层全部俘虏

其中陆军本部作战参谋部长河少坤中枪受伤

张泰琓则被抓到保安司令部西冰库分室监禁

12月13日凌晨3时45分

占领国防部的第1空输旅团

在地下室发现了卢载铉

把他带到保安司令部见全斗焕

他只能同意全斗焕所提出的批捕郑昇和的要求

身为国防部长的卢载铉在得知郑昇和被绑架后

整整失踪了10个小时

凌晨4时50分

全斗焕带卢载铉来到三清洞总理公馆

崔圭夏被迫同意签字批捕郑昇和

双十二政变就此结束

在郑昇和公馆外对峙的金振永

和控制政变军人的海军陆战队也结束对峙状态

政变军人获得释放

12月13日上午10时30分

卢载铉正式对外宣布

郑昇和因涉嫌朴正熙遇刺事件已被逮捕解职

美国除了象征性地抗议没有事先告知美方以外

也在事实上承认了政变

1980年2月6日

郑昇和以内乱帮助罪被起诉

后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反政变阵营的郑柄宙、张泰琓、李建荣等均被强制退役

4月14日

全斗焕被任命为中央情报部部长

兼任保安司令部长官

5月17日

全斗焕又以防备朝鲜“南侵”为由发动政变

逼崔圭夏政府扩大戒严

禁止了所有的政治活动

国会活动、对国家元首的批判

拘捕了金大中和金泳三等反对派领袖

大学被勒令停课

1979年10月26日至1980年5月17日的民主化运动

被称为汉城之春

后来改名为首尔之春

当时光州仍然有大规模的示威行动

全斗焕派陆军空降部队以武力镇压

造成数百人死亡

几千人受伤

史称光州事件

全斗焕在制造光州事件后

正式夺取政权

1980年8月

崔圭夏辞职

全斗焕在维新宪法的框架下

当选为第11届韩国总统

10月废除维新宪法

颁布大韩民国宪法第9号

1981年2月

全斗焕在严格控制的5000人选举团下

当选大韩民国第12届总统

展开其独裁统治

正式开启大韩民国第五共和国

以上就是电影《首尔之春》的历史背景简单介绍

希望能给大家观影的时候提供帮助

 2 ) 《1212:首爾之春》:失敗的話就是政變,成功的話就是革命

開場直接承接《南山的部長們》結尾,以朴總統遇刺、行刺的金部長被逮捕,戒嚴實施軍人代為掌權的背景揭開序幕,基本上本片完全可視為《南山的部長們》的續集。

金部長藉行刺試圖終結的獨裁政權時代,卻迎來了另一個以軍人為主導的獨裁政權開端,本片專注於進入下一個獨裁時代的發動政變過程描寫,將全斗煥運籌帷幄、圖謀造反、發動政變的過程以極為戲劇化的手法呈現。

在敘事上與創作上明顯可看出編導為顧及娛樂性所做出的創作改編,雖然是半史實半虛構,但全片營造出的高強度戲劇張力,在大方向歷史不變上確實也做到了商業娛樂與史實還原兼具,能充分感受到發動政變下雙方你來我往運籌帷幄的對峙張力。

老戲骨們各個演技炸裂,雙方來回攻守的戰爭遊戲,即便結尾早已註定,但是在投降前的最後一刻,角色們的抉擇,不論是投降的軟弱或是忠貞愛國到最後一刻的骨氣,都是電影能維持高度戲劇張力的原動力。

在年關將近之時總算又迎來一部視聽語言與歷史講述兼具的商業韓影,也難怪韓國口碑炸裂,觀影人次已衝破700萬,雖然是舊獨裁政權結束、新獨裁政權的開端,但那些犧牲與恥辱終將會在1987迎來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李星民在《南山的部長們》演被刺殺的朴總統,到這部續集又演被挾持的將軍鄭總長,我說就不能讓他演個下場好一點的角色嗎🤣;黃政民演禿頭全斗煥再次演技炸裂;鄭雨勝再次演出剛正不阿的愛國者,其實已經有韓國戰狼的潛力了;丁海寅一身軍裝演一個士兵角色,根本直接從《逃兵追緝令》被抓過來客串的。

PS:這部能被拍出來,韓國近代獨裁政權的歷史演變就都講述完畢了,韓國近代獨裁史觀影順序:《南山的部長們》→《首爾之春》→《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

#1212首爾之春 #黃政民 #李星民 #鄭雨盛 #金成均 #鄭滿植 #丁海寅 #金義聖 #朴海俊 #李浚赫 #서울의봄

 3 ) 1

好看2023.12.12 London Odeon Haymarket 意外的在十二月十二号这天看到了发生在十二月十二号的故事,前半段只是感叹黄政民真的太牛逼了,后半段因为郑雨盛的角色哭成泪人。出影院的时候看到熟悉的中国城附近的伦敦街景只觉得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在电影院里流的泪也多是为了这些人的存在。虽然无法定义他们做出的决策的对错,甚至对于李泰信的家人来说这个决定是完全错误的,但这样的信念感的存在就让人觉得足够了不起了。 再骂每一个特写镜头都那么完美,但又不是那种很无聊的满分表演,感觉已经超出了韩国电影演技的评分系统,很恐怖,尤其是最后一个不知道是大笑还是大哭的镜头,哇我靠,太牛逼了,很难想象主演是这样一个演员导演该有多爽。真的给我横扫韩国明年的所有奖项吧,根本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不投黄政民一票。

 4 ) -

2023.12.12 London Odeon Haymarket

意外的在十二月十二号这天看到了发生在十二月十二号的故事,前半段只是感叹黄政民真的太牛逼了,后半段因为郑雨盛的角色哭成泪人。出影院的时候看到熟悉的中国城附近的伦敦街景只觉得从地狱回到了人间。刚好最近在桑德海姆四刷了悲惨世界,正在进行一些秩序和善良之间如何权衡的思考,又被金成洙洗脑,不可控制的对李泰信和郑雨盛本人进行了一些联系,看完首尔之春的感觉就是整个人快要死了。一开始不太理解韩国人为什么这么爱其实,因为客观来讲这个电影拍的并没有那———么牛逼,后来想起了南山的部长们狩猎辩护人拍的有多烂,又想象了一下如果这是我国家的历史,卧槽一下就完全理解了。

最讽刺的其实是从今天的视角,作为一个非韩国人,去看这个事件这件事情本身。不仅是坏人没有受到惩罚,好人没有好报,更大的虚无感来源于四十年后的现实,全斗焕真的上台了,事情又怎样了呢,世界毁灭了吗,没有,韩国毁灭了吗,没有,甚至成了被很多人向往的发达国家。已经不再是善恶终有报的问题了,而是善恶究竟存不存在。那李泰信,或者现实里的李泰信的原型,他那一天坚持的正义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好像什么都不是。

但或许这世上有些人就是为了理想活着的,在李泰信和他妻子打电话的时候,他想到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但他想到他今天的行为或许会导致妻子后来的“意外”死亡吗。他或许也想到了,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对于李泰信来说,让他背弃信仰活着,或许比死亡更难以忍受。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在电影院里流的泪也多是为了这些人的存在。虽然无法定义他们做出的决策的对错,甚至对于李泰信的家人来说这个决定是完全错误的,但这样的信念感的存在就让人觉得足够了不起了。

再骂一次金成洙,想着郑雨盛写剧本,让郑雨盛演自己就算了,还在采访里说出来,让对郑雨盛有了解的观众真的很难把李泰信和他本人完全分开,很恐怖,不仅会让观众对郑雨盛蒙上一层巨他妈厚的李泰信滤镜,也会让观众有一种“李泰信这样的人真实存在”的感觉,不管是不是错觉,这种现实和虚拟交织的感觉都太难受了,仿佛在告诉你“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存在,但他那个历史时期,甚至是今天,这就是他们的结局。”

最后再说一下电影,thriller的感觉确实有,但好像可以拍的再intense一点,再尖锐一点,再让人不舒服一点,cut一些时长,镜头冲击力再大一点,都做到这样了不如做到极致。全派的情绪可以再尖锐一点,黄政民不用再尖锐了,他已经很恐怖了,但问题就是在他的衬托下其他全派的人演技看起来都像狗屎。有些镜头还是有一种松散的感觉,有些桥段还是过于狗血,尤其是郑满植和丁海寅那一段,电视剧感一下就上来了()既然都拍的这么惨了,把每个人后来的职位都打出来了,不如把李泰信一家的结局也打出来,“审讯”的过程也拍出来,狠狠的伤害一下所有人得了。

最后的最后要说卧槽黄政民真的太牛逼了??每一个特写镜头都那么完美,但又不是那种很无聊的满分表演,感觉已经超出了韩国电影演技的评分系统,很恐怖,尤其是最后一个不知道是大笑还是大哭的镜头,哇我靠,太牛逼了,很难想象主演是这样一个演员导演该有多爽。真的给我横扫韩国明年的所有奖项吧,根本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不投黄政民一票。

 5 ) 公众号,我们正青,上有这个电影

韩国电影是越来越敢拍了。尺度大到离谱,话题敏感度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政治惊悚题材是韩片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大亮点。最近,这部韩国新片炸锅了——《首尔之春》,连续九天蝉联韩国电影预售榜冠军,一上映就票房第一。电影讲的是1979年韩国前总统朴正熙被自己的亲信金载圭刺杀的故事,这个事件就像一颗炸弹,让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混乱。

 6 ) 首尔之春

电影《首尔之春》是一部围绕韩国政治和社会问题展开的作品, 电影通过呈现历史,使观众们对社会背后的阴暗面有更加深刻的认识,不仅在故事性上打动了观众,更是凭借豪华的演员阵容和出色的制作水平,成为了韩国电影工业的一面旗帜。其实我先前对半岛历史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对全斗焕这个人物略有耳闻。看完电影对于韩国的第三四五共和国多了些了解。不过谁知道电影虽然是由真实事件改编,但历史难道没有被篡改的部分吗?毕竟历史是由谁书写、写给谁看,这中间差距可大着呢。语言方面,第一次看不带任何字幕的电影,一开始还蛮不习惯,但是看着看着发现没有字幕,我可以更好地沉浸于角色的表现和镜头下的场景之中,这种体验前所未有,甚是新奇。虽然韩语学了很多年,但是还有很多不足,没能100%听懂也是一点遗憾。

 7 ) 本片背后的真实历史:从“首尔之春”到“1212政变”

电影《首尔之春》,以1970年代末动摇韩国近现代史的实际事件——“1212”军事政变为基础展开故事。汇集了黄政民、郑雨盛、李圣旻等一众实力派演员,是继《南山的部长们》之后,又一反应韩国现代史真实事件的鸿篇巨制。 本片取材于“1212”军事政变,在此之前,韩国MBC电视台拍摄的系列电视剧《共和国》系列中,就已经涉及了相关内容:于1995年播出的《第四共和国》第5、6集,2005年播出的《第五共和国》第4—9集,均为反映“1212”军事政变的内容。各位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引申观看。 一、朴正熙之死 “1212”军事政变的起因,应从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遇刺事件说起。 作为在韩国现代史上争议最大的总统,朴正熙在统治的中后期愈发独裁专制。1972年10月,朴发动以修改总统选举制度为目的的“维新政变”,韩国进入“第四共和国”时期。在“第四共和国”时期,朴正熙政府独裁统治与民主化运动之间的摩擦愈发激烈,同时,经济危机的阴影也在笼罩着韩国。愈发汹涌的抗议浪潮,也似乎预示着朴正熙政权的结局。 1979年8月,釜山YH贸易公司的老板将钱卷走,又以莫须有罪名解雇女工,引起女工极大不满。她们寻求了当时韩国最大在野党新民党的帮助,时任新民党总裁金泳三同意对她们的帮助。同时,YH女工们也进行了静坐示威,她们遭到了朴正熙政府的疯狂镇压,还造成了一名女工的死亡。 以“YH事件”为契机,1979年10月14日,朴正熙政府非法褫夺了金泳三的国会议员席位,这一事件引起了金泳三家乡一带——釜山、马山等地民众的强烈不满,并最终酿成了使朴正熙政权崩溃的“釜马事态”的爆发。 1979年10月16日起,自釜山开始的大规模示威游行迅速蔓延。仅10月20日一天,釜山、马山等地参加示威的群众就有近万人。 面对釜马事态,当时的朴政府内部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以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为代表的“温和派”,金载圭在釜马事态期间,曾亲自前往现场,对于整场事态有着更深层次的认识;另一派则是以警护室长车智澈为代表的“镇压派”,他们认为釜马事态是新民党主使,要求抓捕金泳三。

而作为总统的朴正熙则站到了“镇压派”的立场上,釜马事态被惨烈的镇压了。

朴正熙(1917-1979),韩国第5-9代总统。他的一生颇具争议,既是韩国经济开发的指导者,又是政治专制的独裁者。

同时,车智澈与金载圭的“内斗”也依然进行着。在这场“内斗”中,朴正熙明显站位车智澈,这使得金载圭觉得自己“大权旁落”,恐他的权利地位被朴正熙拿下——这也是“1026事件”的一个诱因。 1979年10月26日晚19时40分左右,韩国总统朴正熙与警护室长车智澈被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枪杀身亡。对于釜马事态的不同意见与金载圭恐怕其失宠的心态应是“1026”事件的起因。但“1026”事件依然疑点重重,各位朋友可以观阅《南山的部长们》《第五共和国》《第四共和国》等相关影视剧做一了解,这里按下不表。

二、朴正熙之死引起的“首尔之春” 在朴正熙死后不久,金载圭就被捕。同时,时任总理崔圭夏就代行总统职权。崔圭夏外交官出身,本无什么政治经验,导致其无法控制军部势力,同时也让他在后来的政治局面中一直处于架空和被动的状态。

崔圭夏(1919-2006),韩国第10代总统。

崔圭夏政府并没有像朴正熙政府一样的高压统治能力,所以也让当时的韩国陷入了一个“权力空白”期。并且,崔圭夏于1979年11月10日发表改宪宣言,承诺修改维新宪法。所以在这一段时间内,被朴正熙政权一度打压的民主化势力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金大中、尹潽善、文益焕等在朴正熙时代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民主人士获得复权,各种民主势力、民主党派也不断出现。这一段短暂的时光被称为“首尔之春”。 “首尔之春”的时间,大体自1979年10月朴正熙遇刺后起,至1980年5月17日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发动“517”政变为结束。它是以朴正熙之死出现的权力空白为开始,以全斗焕填补权力空白为结束的。 三、两种势力的对决 “1212”军事政变的对立方:全斗焕与郑升和,二人是军部势力中的两种派系——旧军部与新军部的代表人物。

郑升和控制了当时韩国陆军的指挥系统和部队人事权,并且还统帅了如张泰玩的首都警备司令部,郑柄宙的特战司令部,金晋基的宪兵监等作为政治权力支柱的部队。

郑升和,(1926-2002),时任韩国陆军参谋总长。

而全斗焕的“基本牌”则是存在于韩国军队中的秘密组织“一心会”。该组织的成员大多来自韩国陆军士官学校的第11期毕业生,如全斗焕、卢泰愚等。在1963年2月,该组织的前身“五星会”就已经成立,成员有全斗焕、卢泰愚、金复东、崔性泽、白云泽,后来在尹必镛(后任保安司令官)、朴钟圭(后任总统警护室长)的关照下,成立了“一心会”。他们的口号是“为了太阳,为了祖国而团结一心”。后来,一心会共收纳成员142人,由陆军士官学校第11—22期的前10名毕业生组成。到“1212政变”时,他们已分布于陆军高层之中,是全斗焕政变的最坚实力量。 在朴正熙遇刺后不久,全斗焕就表现出他对于政治的过分关心,这种“关心”很快的被郑升和识破,对此,他警告全斗焕“军人对政治不必太关心,应该走纯粹军人该走的路。” 郑升和在朴正熙遇刺后,始终是站在崔圭夏政府的立场上,并且他还要求军队保持政治中立,所以始终是全斗焕的眼中钉肉中刺。 “1212政变”的本质意义,即是这两股势力的对决。 四、政变前后事件梳理 关于“1212政变”,各种书籍、影视剧都有所还原,笔者在此,以郑升和《将军之夜》以及张泰玩的“1212手记”等亲历者回忆为基础,同时谨慎的采用了《全斗焕回忆录》的“1212政变”相关部分,另外结合了各种论述,将政变的全过程按时间进行复盘。

张泰玩(1931-2010),根据评论区大佬提醒,张将军的汉字名应翻译成“张泰琓”,但诸如《第五共和国》等热门韩剧都译为“张泰玩”,所以本文也写做“张泰玩”。张泰玩将军时任首都警备司令官。(ps:五共金基贤老师好像)
郑柄宙(1926-1989),时任特战司令官。

12月3日

李鹤捧等人晋见全斗焕,称郑升和下达了要求调查代理总统崔圭夏在“1026”事件中情况的命令。全斗焕决定一同前往。崔圭夏接受了全斗焕的调查。直至4日凌晨1时30分,全斗焕才从崔圭夏公馆返回。

12月6日

崔圭夏当选为韩国第10代总统。 同日,全斗焕和李鹤捧等人指定了逮捕郑升和的计划,此日应为“1212政变”之谋划日。

12月8日

8日,在前线的“白马师团”师团长卢泰愚,被全斗焕召回。听取许和平所做的有关朴正熙遇刺相关内容的简报。卢泰愚认为郑升和在朴正熙遇刺事件中有所涉嫌。同一日,全斗焕和卢泰愚对“1212政变”的行动“有所协议”。据郑升和所言,全斗焕就在这一日决定了举事的日子定为12月12日,并要求卢泰愚说服时任韩国第一军团军团长黄永时。 同日,全斗焕召集时任陆军本部搜查团长禹庆允,要求抓捕郑升和。晚禹庆允与人事处长许三守商议抓捕郑升和过程。 同日,许和平至张泰玩处,给张泰玩100万韩元支票一张,全斗焕信件一封。后张泰玩将这笔钱用于士兵加餐方面。

12月9日

卢泰愚归队。并晋见黄永时,请黄向郑升和进言,让郑升和“急流勇退”。并开出条件,据郑升和回忆,卢泰愚除进言外,还有一些“提案”,即“郑升和一辞职,也可以同时向次长尹诚敏将军作同样的进言,那么黄永时就可以顺理成章获得次长的职位”的提案。黄永时欣然许诺参加政变。 同一日,郑升和向时任国防部长卢载铉提出撤换全斗焕,被卢载铉拒绝。

12月11日

全斗焕召见李鹤捧、许三守、禹庆允等人,嘱咐其“圆满完成任务”。 其还电告第20师团长朴俊炳、训练团长白云泽,在12日晚六时,以“生日宴招待”的暗号,到达张世东为团长的第30警备团;嘱咐第一空输旅团长朴熙道、第三空输特战旅团长崔世昌、第五空输特战旅团长张基梧等人赴“明日之约”。 下午,全斗焕致电首都军团长车圭宪,得到了他参加政变的应允。也经过类似的接触,得到了国防部军需次长补俞学圣的应允。再次召见禹庆允。要其与许三守合作,共同绑下郑升和。因禹庆允为郑升和一信任之人,郑的防备可以减小。 同时,首警司宪兵团上校赵洪从全斗焕处得到消息:全将于12月12日晚6时30分邀请张泰玩与特战司令官郑柄宙、宪兵监金晋基共进晚餐,以示团结。

另,全斗焕指示33宪兵大队队长崔石立:“如果在逮捕过程中发生意外,就要指挥33宪兵队,把郑总长带到公馆外,以免出现差池。”

12月12日

上午10时,三军参谋总长齐聚国防部长室,11时,四人拜谒崔圭夏。下午5时,全斗焕至郑升和处,二人就金载圭死刑一事谈话。 下午6时左右,以全斗焕为首的合同搜查本部已指示强制抓捕郑升和。六时五十分左右,二人及宪兵军官等到达总长公馆。同时,全斗焕抵达总理公馆(崔圭夏住所)。而后,卢泰愚命令青瓦台警护作战负责人高明升,命其接管总理公馆治安。高明升出动了警护室所属兵力,把担任总理公馆警备任务的具正吉中领等宪兵们完全缴械,然后把他们关起来,让全斗焕将军警护室的兵力来担任警备任务。 全斗焕要求调查郑升和,被崔圭夏拒绝。 6时30分左右,张泰玩出发前往延禧洞参加全斗焕举行的宴会。但到达后,保安司参谋长禹国一称:全斗焕被总统传唤,八点前一定回来。 约7时10分,郑升和接到通报,称保安司情报处长许和平和陆军本部犯罪搜查团长禹庆允有紧急报告,现已到客厅等待。 在交谈之中,许三守问郑升和:“总长从金载圭处收受不少的金钱吧!因此我们有听取总长的陈述之必要,请总长合作。”郑升和觉得莫名其妙,二人中一人称:“上级指示要我录好总长的陈述。” 郑升和问:“录音机带来没有?” 他们说:“请随我们到准备好录音的地方去吧!” 郑升和质问是否是总统下令,二人答是。引起了郑的怀疑:如若真是总统下令,那么总统也应直接拨打电话,便拒绝了调查。 随即,响起了三四发枪声。与此同时,禹庆允、许和平二人挟住了郑的胳膊,郑高喊“停止射击”旋即被带走。在枪击中,禹庆允负伤。 郑升和被带走后,夫人立即向外求助。 大约7时40分,参加宴会的宪兵监金晋基得知总长公馆出事消息,便告知张泰玩,张泰玩后告知郑柄宙。三人中止宴席,紧急回队。 7时55分左右,张泰玩命1辆轻型装甲车(APC)和1个小队的兵力前往总长公馆紧急救治和处理伤员,掌握当地情况并报告给部队,并指示全部部队紧急出动,部队长到情况室集合。 晚8时,张泰玩到达部队状态室后,发现30团长张世东,33团长金振永和刚刚还同乘一辆车的宪兵团长赵洪都不见了。 8时7分,张泰玩下令派遣1个小队宪兵、1辆战车、1辆轻装甲车、2辆摩托车、1辆救护车、1辆卡车等组成特殊任务部队,由宪兵团副团长申允熙中校率领,下达了“确认总长所在地并立即报告当地情况,救出总长”的任务。

8时10分,到达陆军本部状况室的参谋次长尹诚敏,接到郑升和被逮捕之报告,遂在8时10分向首都圈一带下达了对间谍作战“珍岛犬一号”(最高警戒等级)的命令。

8时40分,参谋次长尹诚敏告知张泰玩,郑升和被绑架。

8时50分,尹诚敏下达出动9空输之命令。 9时左右,张泰玩等人得知全斗焕意图政变的事实。张泰玩给张世东致电(五共名场面),俞学圣邀请张泰玩共事,被张拒绝。 据张泰玩回忆:

我一边想着如何收拾残局,一边给张世东打电话,结果是俞学圣接到了电话。 “啊,俞前辈!为什么你也去那里了!我平时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也不去的,大家非要聚在一起做什么呢?这件事就这样了,您赶快回去,把总长送回去吧。民众如果知道军方的这种动向会出什么事呢!求您了,前辈!”他说:“喂,张泰玩啊,别说废话了,过来和我们一起干吧!” 我一直忍着的郁愤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喂!你这个肮脏卑鄙的家伙!想要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军人生涯吗!” “我帮你换黄永时接。”黄永时一接过来就说:“喂,张将军!你怎么了!你可是我们一直都很喜欢的人啊!听哥哥一句劝,过来和我们干吧,我们一起干点大事!” 虽然内心很激动,但我平时和他相处很好,于是说,“不是,连大哥也这样吗?当初可是大哥拜托我支持郑将军当总长的,现在郑将军已经当上了总长,我们不是应该侍奉他才对吗?大哥和总长的关系也比我好啊,我都没和总长一起谈过话。快回去吧,我用性命担保不会有事的。还有,总长是活着还是去世了?如果还活着,让我把他送回家吧!” 虽然苦苦哀求,但是他依旧坚持,于是我气得七窍生烟:“喂!你这家伙!表里不一的家伙、肮脏的叛徒!给我等着,我这就开战车去,把你们的脑袋打烂!”黄永时要把电话给车圭宪,我挂掉了听筒。

9时30分左右,张泰玩致电国防部长卢载铉,但无人接听。

同时, 全斗焕 、俞学圣、车圭宪、黄永时、朴熙道、白云泽等六人前往崔圭夏公馆,要求崔圭夏签署逮捕郑升和的提议。但依旧被崔圭夏拒绝。 9时50分左右,张泰玩与郑柄宙通电,张泰玩称出动镇压政变兵力一事需国防部长批准,但因国防部长下落不明,所以兵力无法出动,事态十分紧急。 郑柄宙称,其刚刚与卢载铉通电话。卢载铉要求阻止政变势力攻入国防部。但用于作战的一空输旅团在旅团长朴熙道的命令下开赴首尔,使得局面进一步恶化。后郑柄宙接参谋次长电话,称即刻出动九空输。 晚10时,张泰玩下达了在汉江大桥上设置路障的命令。一空输如若进入首尔,就必需要经过汉江大桥。

同时,崔圭夏接到来自卢载铉的电话,俞学圣接过电话,说明联合调查本部逮捕调查郑总长之理由,并要求他到三清洞公馆辅佐总统,并得到批准。 卢长官对俞将军说知道了之后挂断了电话。随后又消失不见。 10时20分,张泰玩将在首警司的保安司成员全部抓捕,并指示切断通往保安部队的所有通信线。同时,一空输进入首尔进程被阻断,正在撤退。但一空输仍可以从幸州大桥进入首尔,张泰玩遂命令驻扎于此的30师团长朴熹模死守住。但这一通话被保安司截获。 10时45分左右,张泰玩向参谋次长等人报告当前情况。金晋基提出,将总统崔圭夏接来。 约在此时,全斗焕等人再次来到总理公馆。要求崔圭夏同意逮捕郑升和,但再一次被崔圭夏拒绝,并称要得到国防部长的同意,让他与全斗焕等一同前来。 10时50分,张泰玩将留在司令部内的60多名值班军官(全体450名中390名的大部分都加入了叛乱军)聚集到了司令部机要室,下达了决议和最后的作战指示:逮捕,射杀叛乱者。 11时左右,全斗焕指示掌握首都圈所有部队的保安部队,紧密联系,防止部队的移动。并指示空输旅团长崔世昌等人逮捕郑柄宙。同时,俞学圣同尹诚敏达成“君子协定”。 同时,朴熙道也从总理公馆返回部队,目的为控制住自己的部队,以便行动。 郑柄宙也在此时紧急命令九空输出动,另外派遣副司令官李顺吉准将等三位参谋,前往朴准将旅团部阻止兵力的离营。但无果。 11时40分左右,九空输开始出动。 11时45分左右,金晋基称,由于总理公馆的严密戒严和车辆管控,他们无法进入。

全斗焕(1931-2021),韩国第11、12代总统。(面相极好)

12月13日

0时,张泰玩指示参谋长金基泽,出动坦克,攻击景福宫与保安司。在此之前,其与参谋次长尹诚敏谈判,尹答应请求1、2、3军指挥官协助出动兵力。

尹同1军指挥官李建荣,2军指挥官金士元 3军指挥官陈钟埰通电话,要求出兵,但均无果。

1时左右,朴熙道所指挥的空输部队,以度过幸州大桥,到达陆军本部前面。 1时30分,张泰玩接时任中央情报部部长李熺性电话。挂断后,张泰玩乘坐战斗用吉普车驶出部队正门,后面部队正在待命。兵力包括行政及技术兵力100多人、1个小队战车(4辆)和其他一些火炮。准备攻打保安司。但在此刻,张泰玩接到政变势力要求击毙张泰玩的无线电。此时张泰玩终觉无力回天,便回到了办公室。 1时35分,一空输完全占领了陆军本部。 2时左右,郑柄宙接参谋次长电话,要求“让出空输部队一个旅团,配属首警司。”空输特战司没有一定的战斗管辖区。为了补强兵力不足的首警司,指示他选派一个旅团。 郑柄宙下达出动命令给尹兴祺准将的第9旅团,命令作战课长朴重焕督促开往首尔。 同时,崔世昌前来拜访,拉拢郑柄宙,未果。遂以部队攻打特战司令部。约十分钟后,攻占特战司,将郑柄宙抓捕。在枪战中,郑柄宙负伤,一直保护他的军官金五郎当场身亡。 2时40分左右,政变部队占领国防部。 3时左右,首警司宪兵团副团长申允熙,召集隶下四位中队长,抽调五十多名的宪兵兵力。申中领率领十几名到达司令官室。将张泰玩等人抓捕。 4时左右,在国防部地下室楼梯下,找到了躲在那儿的国防部长卢载铉。卢载铉被迫前去总理公馆。 4时30分左右,崔圭夏在逮捕郑升和的公文上签字裁可。政变告一段落。 五、其他问题

1.“君子协定”

政变进行到后期,反政变一方仍有胜算的希望,那就是第九空输的出动。九空输相比于绕行的一空输,距离政变的核心位置更近,可以直捣全斗焕的老巢。 但是,第九空输在出动后不久就撤回,其背后有一场荒诞的“君子协定”。 在MBC的电视剧《第五共和国》中,对这一“君子协定”有着生动的还原: 当得知第九空输出动后,政变方纷纷坐立不安。而在此时,俞学圣提出了一个建议:另全斗焕同反政变方谈判,让一、九空输各自撤回,如若协议达成,则故意不通知一空输,就可以控制全局。 而后,全斗焕和参谋次长尹诚敏通电,尹同意了全斗焕的意见。于是九空输在出动后不久便又重新返回驻地。 而在一空输过幸州大桥后,反手便将大桥封锁,顺便把张泰玩调来的野炮部队封锁在汉江对岸。张泰玩便要求野炮部队炮口全部调向景福宫,欲将全斗焕等人置之死地。

2.卢载铉在哪里?

在政变过程中,国防部长卢载铉的行踪依然不定,作为反政变方的最高领导者,他没有担当起指挥责任,也是政变成功的一个原因。 那么,政变时卢载铉在哪里呢? 据郑升和回忆,在其官邸传出枪声后,他便跳墙逃跑,在金晋基结束全斗焕的“鸿门宴”回到陆军本部掩体时,卢载铉也抵达了那里。 而后,卢载铉一路跑到了美军第八军地堡。在那里,他才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卢载铉想寻求美军帮助,但美军以大规模出兵会引起北方南下为由拒绝。 而当他决定要回国防部时,朴熙道的部队已经带领占领陆军本部,直指国防部。凌晨4时,政变部队搜查国防部时,在地下室的楼梯下,找到了卢载铉。

六、“1212”与“516” 在韩国现代史上,有两次著名的军事政变,分别是1961年5月16日由朴正熙发动的“516政变”和1979年12月12日由全斗焕发动的“1212军事政变”。 这两场政变在韩国现代史上的意义及其重大,都使韩国的历史进程发生转向。 但我们可以明显发现,相比于“516政变”,“1212政变”的筹划及行动等各方面都十分严密。在“516政变”前,政变计划就已经暴露,以至朴正熙决定提前举事。而“1212政变”在发生前,并没有看到泄密的情况。 其次,二者的结果不同。虽然二者的目的都是为了夺取政权,但1212政变则更加循序渐进一些。“1212政变”后还举行了总统选举,选举崔圭夏为韩国总统;全斗焕真正当选总统,是在1980年的9月份。所以“1212政变”被称为“史上最长的政变”。而朴正熙则在政变”后不久,就通过“国家再建最高会议”一机构,成为韩国实际意义上的掌权者(在“516政变前的第二共和国时期,实行的是责任内阁制,内阁负责各项事务,而国家再建最高会议则代替了内阁)。

七、两种表述的背后

在写完上一节的内容后,笔者又将有关“516政变”和“1212政变”的资料又阅读了部分,意外发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话语表述的差异问题。

笔者发现,无论是韩国官方的历史叙述还是偏向于大众化的影音媒体上,似乎对这两场政变有着不一样的表述。

首先,无论是“516政变”还是“1212政变”,其都可以以“군사 정변(军事政变)”和“쿠데타(政变)”来表述。即“516군사 정변”和“516 쿠데타”,“1212 군사 정변”和“1212 쿠데타”。

而在这二者表述之外,“1212政变”则更多的被叙述为“1212군사 반란(军事叛乱)”。而在笔者目前所收集到的资料里,则并没有将“516政变”成为"516 군사 반란"的。

在这种有趣的“表述”的差异中,也可以看出这二场政变所带来的后果及影响的差异。

八、历史的趋向

1212政变后,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势力,开始逐步控制韩国的政治。1980年5月,以“517政变”为开端的全国戒严,激起了以光州为首的湖南地区百姓的大力反抗,并最终引发了惨烈的“光州事件”。而全斗焕和新军部在光州事件中采取的强烈镇压态度,是其一生也无法洗去的污点。 历史总是相似的,1987年6月,全斗焕政权最终也和朴正熙政权一样,在大规模的民主化运动中崩溃了——这是电影《1987》的故事了。 《首尔之春》则带领我们重回那一切悲痛的源头——“1212政变”的历史现场。当悲剧成为历史,希望这部影片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更深层次的思考:我们如何才能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我们如何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


后记

本文的写作,虽耗费笔者大量时间,但依然有很多细节错误。尤其是第四节的政变全过程复盘,笔者依然认为该部分是一个不算太完善。如:因时间所限,并未能从政变一方视角进行梳理,也因此未能够进一步的总结成一个详尽的“1212全记录”;这是一个巨大的遗另外,我也深知本文一定存在着错误。希望有熟知这一方面历史的朋友们不吝赐教,多多提出有关本文错误订正与修改的意见,以便于这篇文章更加完善。


参考资料 《全斗焕回忆录》全斗焕著,电子档; 《将军之夜:韩国双十二事件》郑升和著,台湾时报文化,1989年; 《12·12张泰玩手记:反政变失败的10小时》张泰玩著,电子档; 《当代韩国史》曹中屏、张琏瑰等著,南开大学出版社,2005年; 《大韩民国史》金光熙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

 短评

看见战神 无脑五星!!!

6分钟前
  • Tonto
  • 力荐

解放之光,文化之光,自由之光

11分钟前
  • 二郎山仔仔
  • 力荐

📞😡👉🏼你们这群叛匪,给我老实待着!看我派坦克来,把你们一个个都送上天!

15分钟前
  • 魔術師楊
  • 力荐

这两年最好的韩国电影,有种回到多年前喜欢看韩国电影的那种感觉了。在观众已经知道结局的情况下能拍的如此紧凑引人入胜还是挺厉害的,黄政民演技炸裂!(当影片结束演职人员们上台致谢时没想到郑雨盛能一直走到观众席的最后排与观众互动合影留念,只恨自己没选过道旁的座位)

19分钟前
  • 日月
  • 力荐

非常难受,但能把这段历史复现成电影上映还是很不错的

24分钟前
  • 欧阳周四
  • 推荐

권력이 영원할 줄 아는 사악한 바보들에게

29分钟前
  • NGC4038
  • 力荐

很佩服竟然这样的电影能拍,并且能上映 牛

32分钟前
  • └├幻十三
  • 推荐

东大门首映OT到手、今年最值得期待和观看的韩国电影。老戏骨们越来越妖啊、电影节奏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可以成为对韩国民主化艰难历程的见证者。

33分钟前
  • DUTgirl
  • 力荐

郑宇成太帅了非常影响入戏

35分钟前
  • 笑看青天万重山
  • 力荐

黄政民面相还是太好了,bgm换成五共的就更加有感觉了😋

38分钟前
  • 漩涡清酒日落
  • 推荐

你们哪来的资源啊,求

39分钟前
  • 安安
  • 还行

4星半。真忠武路之光!演员、调度、题材、剧本、光影真的是世界一流的水准!小丁出现的那一刻忠武路后继有人了!!李司令官独自穿越警戒线一段真的是边看边哭啊,民主的先行者

40分钟前
  • 一只有福气的狗
  • 推荐

对韩国历史政治不了解也无碍

45分钟前
  • 宝莎儿
  • 力荐

hhh,这片子一开篇就是他被刺且挂了…然后绝对权力真空亟待填补,新的野心家如何演绎流氓窃国…韩国人能拍且票房爆既是现在的荣誉也是过去时代的永恒耻辱,但我们这一出资源也即是条目被清除之日了。

48分钟前
  • 水怪
  • 推荐

半真实半虚构的双十二政变故事,国民屠夫全斗焕从此登上历史舞台,将韩国带入军事独裁时代。电影加入了很多虚构情节(比如最高光的光化门对峙),结果依然是一方碾压另一方。郑雨盛说我们是怎样一支军队时我笑了,韩战中差点被赶下海最后靠美国爸爸挽尊从头到尾被志愿军按在地上打的不就是你?跟叛军枪战的酱油少校好惊艳,我还在想为啥这么像丁海寅结果还真就是丁海寅...

51分钟前
  •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 还行

怎么说,平等地嫉妒每一个看过完整版的人……

56分钟前
  • 雅典菠萝
  • 还行

很工整,节奏相当紧凑,但张弛有度。很喜欢用光,惨白的,暖黄的,天光,灯光,划破夜空的闪光。对历史事件做阅读理解,整体是民主视角的,但对意义的解读还是给观众留足了空间。以及,黄政民真的好牛。首尔之春到来之前的那天夜里,在飘雪。

59分钟前
  • 圻七
  • 推荐

2023.12.10 于ODEON Edinburgh本正义必胜爱好者看得血压飙升120,全场20个观众,加上我一共四个外国人,其他均为韩国人,参与感拉满。141分钟的片子虽然早已知道历史的结局,但是导演故事讲得很好,罕见的会拍严肃场面戏的导演。一开始其实没对这部片子抱有很大期望,但是能让我导师一位优雅的韩国女性课上讲着民主化突然说出he sucks这种话的总统我真的很好奇。结果真的是我第一次被看电影历史人物气哭,和人沾边的事儿是一件不干啊。全小将是真畜生啊畜生,旁边韩国观众都在暗骂。引用一下同学在韩国看完发给我的评论: 剧情特别触人心弦,场面特别触目惊心,全小将特别畜生。

1小时前
  • TifaR1ya-
  • 力荐

满分级别的政治惊悚惊险类商业类型片,技术层面、叙事节奏相当华丽,给今年菜鸡的韩影提了一口大气,当然因为专心拆解事变当天的始末,相对来说在抒情和深刻表达上稍微缺了点

1小时前
  • 崔秀彬
  • 力荐

在只能偶尔听懂咔咔、空输、忠诚、shake it的前提下冲进电影院看了无字幕版本,还是看到泪目。

1小时前
  • 弥呀
  • 力荐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